百搭麻将


当前位置:首页 > 项目资讯 >

戰場勇士一級戰鬥英雄史光柱戰場勇士生活強者

日期:12-02   阅读:100   分类:项目资讯

史光柱和戰友們一起,齊刷刷脫掉軍帽,全是光頭,誓師上戰場。「4月初,我代表全班寫了一份請戰書。」「請戰書」上,「寧可死在山頂,也不死在山腳」,令人激奮。

「至於家信,我是在訓練間歇分兩次寫完的。頭一次寫了幾句,天下起雨來,不得不收起信紙。第二次是我看完沙盤推演,跟著指導員到邊防前哨,近距離觀察作戰地形,回來後越來越覺得戰爭迫在眉睫,儘管出征酒沒少喝,但從部隊遠程拉練來看,離收復老山的日子不遠了,越在這個時候越想念親人,如果在出征前和親人見一面就好了。然而這是不可能的,作爲一個肩負使命的革命戰士,此時此刻我知道怎麼做。我利用模擬演練的間歇掏出信紙,向家裡講述了侵略者在我邊境武裝挑釁、占我領土、殺我邊民、毀我田園的種種罪行,告訴父母,我正準備執行任務,不能請假。我的父母都是老黨員,相信他們會理解我的心情。在信的最後,我這樣寫道:親愛的爹娘,當你們收到這封信時,也許我已經上了戰場,你們不要悲傷,請你們等候我殺敵立功的消息……」

由於戰前訓練表現出色,史光柱被指定爲戰中排長的第一代理人。

向前衝鋒:

「傷痕只當琴弦彈」

多年後,

史光柱這麼描述那場戰爭

「傷痕只當琴弦彈……」

「4月28日凌晨,收復老山的戰鬥打響。我軍炮兵一輪猛烈的射擊過後,我和排里的戰友們在夜色的掩護下發起攻擊。我們的任務是配合三排先攻占57號高地,等三排拿下陣地,再配合一排,左右兩把尖刀,奪取敵軍連部所在的50號高地。四班是二排的尖刀班,擔任主攻任務。六點半,攻擊敵陣的我方炮火剛停,三排便發起了攻擊。二排迅速跟上,遭到敵人猛烈炮火的攔截。當我排剛衝擊到58號高地與57號高地之間時,代理排長劉朝順負傷了,被炸成了重傷……當時敵人從轟炸機上投下的『地震彈』重達7噸,爆炸後,方圓8平方公里內的地面都會劇烈震動,半徑300米以內的一切皆化爲焦土,可想而知,當時的戰爭是多麼殘酷,戰場上的傷亡又有多大。」

史光柱受了傷,但他仍以堅強的毅力站了起來,撲了過去,並熟練地把自己身上帶的三個急救包全給了受重傷的代理排長劉朝順包紮上。

「劉朝順斷斷續續地對我說,『四班長,現在全排由你指揮,一定要打好,不要給我們排抹黑。』」

史光柱說,排長這句在戰場上交代給自己的話,一輩子都忘不了。

「由於排長傷勢過重,一個急救包不夠用,我用我和另一個戰士的急救包,給排長包紮好傷口後就立即接過步話機,向連長報告情況。連長當即命令,二排迅速向57號高地左側進攻。我判斷了一下方位,帶領全排向57號高地衝擊。」

當史光柱接過指揮權時,他用全身的力量,帶著身邊的戰友們繼續衝擊,接連拔掉了敵人的好幾個火力點。

「此時,敵人的火力越來越猛烈,我身邊又有一個戰友倒下了。他是一個從成都入伍的戰友,他的下巴和牙齒全部被敵人打掉了。我立刻命令一位新戰士把這位受傷的戰友擡下去,沒想到我的這位戰友掙脫了戰友,在我的胸口重重地打了一拳。他已經不能講話,只能用這一拳來表示他重傷也不下陣地的決心。繼續用火箭筒摧毀敵碉堡,戰友秦安金是輕機槍手,左腳被敵人地雷炸斷,用爬行,逐段掩護我們戰鬥。斃敵兩名後,胸部又中彈,鮮血染紅戰場,直至壯烈犧牲。後來,我們在這位戰友的身上發現了一本鮮血染紅的筆記本,上面記著這樣一段話:『戰友們,如果我犧牲了,我還欠四班劉有宏十五元,請我的父母還了。』他的副射手也在這次戰鬥中不幸中彈犧牲。這位副射手犧牲前對我說:『排長,你回去時,一定要去看看我的母親,她有病……』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此刻我的熱淚滾滾而出。」

夜色越來越暗戰場勇士,占領57號高地後,史光柱迅速調整了戰鬥部署,帶領戰士們攻打50號高地,迅速突擊到敵前沿陣地。

「忽然,幾聲巨響,我被強大的氣浪掀出兩三米遠,頭上的鋼盔也飛了出去,飛散的彈片擊中了我的頭部,我已經看不清楚了,感覺左肩被打得血肉模糊,當場昏死過去。後來的事情我就不想再說下去了……」

那時,戰友們立馬衝過來,一邊爲他包紮,一邊大聲呼喊他的名字,「醒醒,醒醒啊!排長!」

「我醒過來時,感到傷口一陣陣劇痛,腦袋嗡嗡直響。關鍵時刻不能掉鏈子,我就是這麼想的。我們第一次衝擊受挫了,必須再次衝擊。於是,我咬著牙站了起來,立即組織全排進行第二次衝擊。穿雷場,攀絕壁……在各班交替掩護下,我們很快地攻下了第一道塹壕。勝利就在前方。我鼓勵戰友。

「在離第二道塹壕20來米的地方,敵人突然扔了一排手榴彈,密集的彈片擊中了我的喉部、胸部和左膝,我再次負傷。自己也不知道是第幾次負傷了。離敵人越來越近,戰鬥到了最關鍵的時刻。我命令機槍掩護,繼續衝擊。10米、8米、6米……再沖兩三米,就是敵人的前沿塹壕。就在這時,代理副連長李金平踩中了一顆地雷,小腿當場被炸斷,我也被炸成重傷,什麼都看不到了。我感覺兩隻眼睛像被刀猛戳了一下,嘴裡全是血肉和泥巴,悶得透不過氣來。」回想當時情形,史光柱臉上的肌肉不經意間抽動了一下。

他頓了頓,接著說:「我在左臉摸著一個肉糰子,拉了一下,鑽心的疼,就估計是眼球被打出來了……」

戰鬥還沒結束,史光柱告訴自己,只要還有一口氣,就必須挺住。他一咬牙,用手一把就把眼球塞回了眼眶。「疼,真疼,牙都快咬碎了。」他說。然後他摸索著找到槍,開始爬著向前衝鋒,直到摔進塹壕昏死過去。他,再也撐不住了……

才洞玄中期,就算是後期修士,一旦陷入這乾坤顛倒陣中,也不可能發現我子母陰雷的偷襲。,那宮裝美婦一聲驚呼,臉上滿是不能置信之色,對於自己寶物所發動的禁制,可是信心十足:「除非神識堪比神期老怪物,否則絕不可能將其中的機巧看破。,「分神期?,旁邊的修士無不大驚失色,不過作爲同門,對於此女寶物效果如何,他們。

從容面對:

那麒麟箭的力量根本不是他能夠抗衡的,再加上他已經有傷在身,如果再強行出手,那非但無法將箭矢移走,而且很可能喪命。劉鵬的話音剛落,他身周那百餘名修士的身體之上所瀰漫的氣息,頓時齊齊的沖天而起。清晰可見,那仿若是上百條氣龍,赫然是融入到了界外的周天界陣之中。

「冷不丁,給厄運一拐杖」

當史光柱醒來時,

戰鬥已經結束,

人已經躺在文山野戰醫院。

再次醒來時,史光柱聽到戰友們說,「光柱,高地咱們早拿下來了,你的任務完成得非常出色。」後來,他才知道,攻擊50號高地時,一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那一天,史光柱靜靜地躺在文山野戰醫院的病牀上。他睜開眼,可眼前的世界一片模糊,才20歲的他,從此便離開了五光十色的世界。

「昆明總醫院是我人生轉折的地方,既是終點又是我的起點。之所以說它是終點,那是它徹底打消了我的幻想。當時我還想,別的傷不要緊,能給我保住眼睛就行,能留下一隻右眼也可以。有了眼睛,還能看到戰友,看到連隊,重返前線。」

史光柱不止一次憧憬著自己以後還能繼續戰鬥。可滿懷希望的他並不知道,他的左眼已摘除,右眼打進兩塊彈片,也保不住了,更不敢想像,未來的生活如何繼續……

Copyright © 2019 百搭麻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