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搭麻将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

網絡潮語中國網絡文學讓美國小伙戒掉毒癮丨中

日期:11-30   阅读:100   分类:产品中心

丨一見鍾情,手不釋卷,爲何海外用戶喜歡中國網文?

「相信我就夠了,看著吧!」陸夢麟淡淡一笑道。其實陸夢麟自己心裡也沒底,不曉得小智發什麼瘋,又把飛機開回去了。不過到了這份上,他也只能選擇相信小智的計算能力,相信那傢伙不會胡來。很快,這架灣流600衝進了高空雲層,混到了那一大片熱源誘餌之中。

蒂娜(Tina)是 Tales的原創作者,現在在網站上同時創作並更新兩部作品。

蒂娜表示網絡潮語,她寫的兩部小說都是受到了中國網絡小說的影響。

雖然她讀過中國四大名著,但她的寫作靈感幾乎全部來自於她所讀過的中國網絡小說。

但她自認爲不幸的是,她不懂中文,因此,她讀到的中國網絡小說都是被翻譯成英文的。

從2019年到2019年,僅僅3年時間內,Tina就閱讀了40多部中國網絡小說。

其實,蒂娜只是衆多中國網文「海外粉」之一,像這樣從中國網文讀者開始,進而成爲英文網文作者的,不止蒂娜一個。

說起爲什麼歪果仁會鍾情於中國網絡小說,的創始人RWX(網名任我行,本名賴靜平)反覆只用一句話解釋:「天下小白差不多都一樣!」

與金庸、古龍等過於「中國化」的傳統武俠不一樣的是,網絡小說很多本來就來自西方文化。

「比如《魔獸世界》遊戲給很多中國讀者帶來新鮮想法,甚至可以說,魔法力、魔法師等現在一些網絡小說的概念,很多都是來自西方文化的,當他們吸收了一些西方的奇幻和魔幻概念,用道教、佛教等中國文化重新包裝了一下,這就讓西方讀者很容易產生共鳴,覺得這東西不陌生甚至很熟悉。」

而北京大學網絡研究論壇團隊成員吉雲飛的研究發現則是,中國網絡文學之所以能在國外受寵,在於網絡文學和全球青少年推崇的文藝作品具有天然的相通性,更與動漫、電影、遊戲互通。

在美國有兩類人最早閱讀網絡小說,一類是中國文化和武俠小說愛好者,一類是日本輕小說愛好者。

中國網絡小說很快就將這兩類讀者「收編」:

將武俠小說的一部分粉絲打造成「死忠粉」,同時,將日本輕小說的讀者收歸門下。

相對以「守護美好的日常」爲永恆主題的日本輕小說,美國讀者更青睞中國的網絡小說。

長期致力於中國網絡文學研究的「北京大學網絡文學研究論壇」主持人邵燕君說:「在文化輸出上其實有一種真刀真槍的博弈。說白了,哪個國家的藝術更讓老百姓喜愛,更能穩定持續地滿足其日益刁鑽起來的胃口,才會更有影響力。剛需才是硬道理。」

丨如何看待網絡文學「出海熱」

2019年8月23日,第25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中國青年作家馬伯庸現身其代表作《長安十二時辰》泰國出版的慶祝活動。馬伯庸(左二)在活動現場。(圖片來自鳳凰網文化)

如今,《從前有座靈劍山》改編的動畫在日本反向輸出,《甄環傳》首登美國主流電視台,《琅琊榜》登陸韓國人氣爆表,《花千骨》火爆東南亞……

電視劇《花千骨》劇照(圖片來自網絡)

無論是IP轉化還是市場拓展,中國網文對外輸出已然成績斐然,方興未艾。

網絡文學,從我國港台地區向東南亞、韓國、日本等亞洲文化圈輻射,到 「強勢出海」進軍歐美等英語國家,這種「出海熱」令我們倍感欣喜。

如果說美國有好萊塢,日本有動漫,韓國有電視劇,今天的中國似乎已經可以挺直腰杆說我們有網絡文學。

有專家稱將中國網絡文學打造成可與美國好萊塢、日本動漫、韓國電視劇並駕的代表國家軟實力的世界流行文藝這一文化戰略目標水到渠成自然被提出。

面對「出海熱」,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數字出版司網絡出版監管處副處長程曉龍指出,我國網絡文學走出去雖取得了進步,但尚處於「初試啼聲」階段。

他認爲,當前我國網絡文學走出去,從題材上看,多以玄幻、仙俠及歷史虛構小說爲主。與種類豐富、類型繁雜的國內網絡小說相比,走出去的仍是很小的類型;從地域上看,走出去仍以東南亞地區爲主,在歐美讀者中較受矚目的目前也只有約30多部譯介作品,與國內每年百萬部新創作小說的規模而言,走出去的仍是很小的部分。

「這個嗎!很簡單,直接告訴他們,人是平等的,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那樣的族羣,說到底就是因爲生活上的差異所致!如果誰不服氣,到所謂的外族領養一個嬰兒試試就知道了!再者說了,有些時候,咱們也需要強硬一點,就拿你逢大將軍吧,自己本身就有一個所謂的外族紅顏,難道這不是最好的例證嗎!還是那句話,凡跟我靳商鈺的人,就要相信奇蹟的發生!否則大可在這裡好好的種地,老子絕對沒有任何的意見!」說到最後,靳商鈺的身周也是散發著強大的自信之力。

網絡文學走出去仍有很大的空間,仍需不斷探索。

中國作家協會創作研究部研究員、全國網絡文學重點園地工作聯席會辦公室副主任肖驚鴻同樣給予了審慎的態度。

「既不能否認甚至無視中國網絡文學的海外傳播,當然也不能盲目樂觀。客觀地說,目前網絡文學的海外傳播還沒有形成一個讓我們爲之歡呼雀躍的量,還沒有形成像日本動漫、美國電影那麼大的全球影響力。」

三重金身是沈風獨創的祕法,就算是他的徒弟也不會這一招的,畢竟這一招可不是那麼容易修煉的,可以說在如今的整個仙界,只有沈風一個人會這一招。這也是爲什麼這只不死妖蠍,能夠憑藉這一招猜測出沈風身份的原因了。不死妖蠍見沈風的左拳停頓了下來,它更加的肯定了心裏面的這個猜測,急忙說道:「恩、恩公,這是誤會,這一切都是誤會,如果我知道是您,那麼再給我一萬個膽子,我也不會對您動手的。」

從傳播類型看,肖驚鴻也指出,目前她所掌握到的仍是以玄幻、仙俠、古言、現言爲主的幾大類。

因此,看待網絡文學的海外傳播,不可喧賓奪主,更不能忘記初心。網絡文學從出生的那一天起就打上了中華文化的印記,無論從主觀還是客觀上看,網絡文學擔負著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與創新的使命。中國的網絡文學在海外傳播網絡潮語,說到底,是中國綜合國力強大的體現,越來越多的外國人產生了要了解中國文化的願望。這也是中國人文化自信的一個體現。

輸出亟待進一步增強,受衆有待進一步擴大、類型期待進一步豐富、內容希望進一步挖掘、渠道需要進一步拓寬、版權急需進一步規範、IP渴望進一步開發……中國網絡文學出海,我們面臨的挑戰還有很多。

但挑戰往往都是機遇帶來、與希望並生的。

丨陽光普照,東風正好

作爲一種正在蓬勃興起且大有破竹之勢的文化現象,中國網文正在帶著中國文化特有的印記,以初生牛犢生猛力量衝出國門闖入世界,成爲影響世界的新文化標籤。

或許我們可以期待中國網文成爲中國全球文化戰略的新主角,中國網絡作家羣體或可成爲提升中國文化輸出的急先鋒,從而助力中國文化在全球化語境中的新地位。

參考資料:

艾瑞諮詢,《2019年中國網絡文學出海白皮書》

中國藝術報,2019年4月11日,《中國網文「出海」:越是網絡的,越是世界的》

浙江在線,2019年3月30日,《中國網絡文學領先世界外國小伙靠這個戒了毒癮》

瞭望東方周刊,2019年2月7日,《網絡文學出海,剛剛開始》

Copyright © 2019 百搭麻将 版权所有